2022
01
13

是潮,是反抗,也是文藝復興:什麼是 Web 3.0[轉載於INSIDE]

關鍵字:網頁設計程式設計專案開發網路行銷電子商務系統開發

Photo Credit:iStock

 

最近是不是常聽到 Web 3.0 這個 buzzword,而且常常被人跟區塊鏈、NFT、Metaverse 綁在一起,一同出現?你會不會好奇 Web 3.0 到底是什麼?

可能很多人對 Web 3.0 還很模模糊糊的,就是「去中心化」、「分散式運算」,不然就是使用大量的 AI 跟 3D 圖形。如果這麼想很正常,畢竟 Web 3.0 就跟 Metaverse 一樣是未來式,是一組還沒被拍板定論的概念。

但是 Web 3.0 並不是這兩、三年才出現的概念,早在 2001 年就第一次被人所提出來了,當時 O'Reilly Media 副總 Dale Dougherty(他本人也是早期 Web 2.0 概念的重要推手)看到 .com 泡沫化後,在準備一個大會前的腦力激盪議程中跳出這個想法,並向公眾提出。那時對 Web 3.0 的想像更模糊許多,只知道相對於 Web 2.0、1.0,網際網路未來會更 personalization 與 customization,而不是像 .com 泡沫時網路公司對使用者是絕對由上而下、缺乏互動的關係。

所以 Web 3.0 這組現在聽起來很潮的詞,居然也有 20 年歷史了!但這個概念中間也逐漸變化、轉折了好幾次,要深入理解 Web 3.0,必須先從這兩位網路意見領袖對 Web 3.0 的看法說起:

 

Tim Berners-Lee 的語意網

沒錯,全球資訊網之父 Tim Berners-Lee 這位元始天尊級的人物正是早期 Web 3.0 的倡議者之一。Tim Berners-Lee 首先在 1998 年提出了「語意網」(the Semantic Web)的基礎概念,並在 2005 年接受採訪時,認為語意網正是他心目中的 Web 3.0。語意網概念認為新世代的網際網路中,電腦將用模擬人類的方式處理內容,所有數據都可以依據上下文、概念上進行連接和理解。

這個概念乍看之下有一點接近今天的 AI 知道你在看什麼文章、YouTube 影片,然後針對這個內容繼續推薦適合文章、影片給你;不過,Berners-Lee 用於實現 web 3.0 的資源描述框架(Resource Description Framework,RDF)理論很豐滿,但現實上為需要為 metadata 中每個詞連接概念、建立分類法是一件難以實現的事,甚至仍未被大量採用。

這件事某種程度上被 Google 用網路爬蟲、標記和歸檔的技術所取代了,然後形成我們現在所熟悉的網路世界:Google 跟 Facebook 透過 cookies(雖然式微中)跟瀏覽紀錄知道你比較喜歡看什麼,然後默默幫你下 tag,再從茫茫網路大海中挑跟你有關的 tag 內容給你,順便賣你可能有興趣的廣告。

不過在推廣語意網時,Berners-Lee 也不斷強調一個思想,那就是網路應該「去中心化」,任何人不需要中央機構的許可,就可以在網路上發布任何內容,不應接受不分青紅皂白的審查、監視,也不應該沒有中央控制的節點,所以也沒有所謂「一鍵關機」伺服器說關就關這種事。

過不久後,P2P 下載軟體曾一度成為大眾心目中去中心化網路的代名詞,eMule、BT 紅極一時,卻也因不經審查、無法根絕的特性變成內容盜版的溫床;同時 Web 2.0-UGC 與 API 時代的領導者 Google、Facebook 開始崛起,去中心化的聲量一度降溫,直到 2008 年中本聰發明區塊鏈技術事情開始有了轉機。

 

Gavin Wood:Web 3.0 是在革 Web 2.0 的命

後來的事情大家就相對熟悉,區塊鏈跟比特幣不依賴中央機構發行新貨幣、維護交易,用數位加密演算法、全網抵禦 51% 算力攻擊來保證資產、交易的安全,在當時可說是最激進、也最具顛覆性的去中心化計畫。

隨著比特幣跟區塊鏈對世界的影響力一天比一天大,去中心化思想開始逐漸生根於新一世代的網路使用者。2014 年,以太坊共同創辦人 Gavin Wood 重新提出了 Web 3.0 的想法。他認為應該該有一種低門檻、不受審查、壟斷的基礎網路傳遞協議來取代 HTTP、AJAX 和 MySQL 等傳統 Web 技術,強而有力、且可受驗證地來保護網路使用者資訊流與金流。

在他眼裡或許以太坊還不夠完美,所以才新起爐灶成立了公鏈互相連結跨鏈系統「Polkadot」。Polkadot 自己會不會在 Web 3.0 扮演要角還是未定之數,但他明確指出,Web 3.0 出現有其時代背景,是為了對抗 Web 2.0 這種「巨嬰」所出現的概念。

怎麼說?Web 2.0 是把「資料當石油」的時代,就如上述,Google、Facebook 一面拿著大眾個資,用資料訓練 AI 並提供好用的工具給大眾,另一面卻也使用個資投廣告換取金錢。不過更嚴重的是,這些巨頭「過於中心化」掌握了審查生殺大權。

他舉例,目前如果你想在網路買東西,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很簡單,只要去電商網站點一點、選信用卡支付還是貨到付款就好了,但現實上它是一套你必須聯繫金融機構,請機構幫你付帳的機制。如果你想在網路上跟朋友交流,你還得看 Facebook 臉色,確保他不會誤判你帳號有問題不幫你把資訊傳出去。

他甚至有些激進地指出:「這些服務巨頭並沒有(顯著的)惡意,但他們的行動不算善行,他們使用我們的喜愛賺錢,要我們把個資雙手奉上,而且一旦發生問題還可以隨時切斷我們;Web 3.0 就像是一種可以被程式執行的英國《大憲章》(Magna Carta),是網路時代個人抵抗暴君恣意行使權力的自由基石。」

從使用者角度看,Gavin Wood 認為 Web3.0 外觀和 Web2.0 並不會有沒有顯著差別,也會繼續使用 HTML5、CSS;但在後端就會有一種協議(自己的 Polkadot)會以分散式運算的概念將不同技術概念串聯起來,重新將網路改寫成單一經濟體。

 

不,Web 3.0 不是桃源樂土

好,如果真的要幫 Web 3.0 下一個正式定義,最貼切的方式可能如下:

網際網路所有資料將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儲存、互動,沒有任何人可以手握絕對權力阻擋資料傳送,網路會更智慧,也會更透明、更自由、更公平、更安全。

 

Web 3.0 也會依照這些概念發展:

 

而許多區塊鏈社群人士跟 Gavin Wood 一樣,自翊為 Web 3.0 的技術旗手。的確虛擬貨幣、區塊鏈已讓人見識到去中心化技術具有很強的抗審查特性與潛力。但反過來不受審查也代表混沌,起碼必須承認虛擬貨幣存在非常高度的灰色地帶,被使用在犯罪用途上時有所聞;另一方面,Web 3.0 目前也無法根絕 2.0 常見的偏激言論,像去中心化(聯邦式)社群媒體服務 Mastodon 就曾在 2019 年遇到極端右派支持者集散地 Gab 宣布加入 Mastodon,使得 Mastodon 面臨極大注目與輿論壓力。

以上或許還能靠有志的開發者透過軟體機制平衡,但 Web 3.0 真正的對手- Facebook、Google 般巨頭很難想像會在一時片刻願意屈服於這種模式。

與此同時,許多政府正在加強對數位領域的監管強度,也不太可能容忍真正的去中心化網路;中國是目前最極端的國家之一,對非官方發行的虛擬貨幣已經幾近全面封殺的地步。去中心化網路缺乏集中權限的內部管理,也代表要控制非法、有害言論或內容極其困難,一旦有人在 Web 3.0 受到不白之冤,要找誰出來負責還被害者公道?

Web 3.0 與其說是樂土,不如說是荒野西部(Wild West),前方充滿機會,但在濃霧被撥清之前,路上也滿是荊棘。

傑立資訊傑立資訊事業有限公司
Powered by AWS Cloud Computing

電話:(02)2739-9096 | 傳真:(02)2739-6637 | 客服:[email protected] | 臺北市信義區和平東路3段257號6樓map

© 2019 傑立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.| 網站隱私政策